ca883.net中文版-畅听网_天河区信息网

ca883.net中文版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想到家里的家庭气氛,秦雨阳幽幽叹气,点头说:“行,我问问大哥有没有空回家吃饭。”他记得秦雨顺以前总是不和他们一起吃饭的。

“晚安。”苏冉秋踌躇了半天,还是没敢伸手。

秦雨阳和黄毛惊讶地回头:“干嘛呢,刚才小毛哥不是说了吗,又不止是他一个人。”

秦雨阳在附近看着,面上不动声色。

路上偶遇的团子,让严以梵陷入低谷的心情有所好转,他抱着温暖的小身体,在无人窥探的马车内释放自己的童心。

曾经在这座庄园里面作威作福的少爷,现在沦为奴隶,这样的惩罚,秦雨阳觉得够了,

他妈他叔叔加两个弟弟妹妹,还有叔叔他爸,五口人,苏冉秋没算上自己。

“那挺好的。”秦雨阳咧开嘴笑了笑,厨房里不太亮的灯光,把他照得特别温柔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整个人僵住。

季若然早就看见了秦雨阳和他身边的三儿,心里虽然不爽,可是认真想想,这关他屁事。

黄毛赶紧摁着开门键,笑着道:“哥们,再不赶紧滴我就关门了。”

C大,法学系。

期间还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秦雨阳的父母,秦雨阳和自己在一起,今天晚上不回去了,叫他们不用担心。

“我不知道,有没有又怎样?”秦雨阳问:“别人怎么做我不管,反正这事我做不出来。”

原配的愤怒秦雨阳理解,可是自己又不是那个渣男,没理由为渣男留下的烂摊子负责任。

沈慕川全程目睹,瞬间脸色大变:“追前面那辆车!开快点追上去!快!”

这边,苏冉秋接过秦雨阳手里的水说:“我不要紧,你先过去看一下。”他害怕这个结果对方还是不满意,心里有些忐忑。

“哪个是你们经理?”秦雨阳问道,顺便看了一眼腕表:“咦?”

“哦。”沈慕川云淡风轻地说:“派人去查一下,如果是真的,弄死他。”

卧槽,副卡。

狱警:“这是你的囚服,上面有你的编号。”

“是没关系,只是想让你清楚,我觉得很抱歉而已。”秦雨阳说道,然后爬起来,穿着一条裤衩走出卧室;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包用保鲜袋裹着的碎冰块,外面还加了一层毛巾。

“额……”席致凯摸摸鼻子, 把昨天在书店看见的说出来:“不是, 你男朋友长得真帅啊, 怪不得把你迷得五迷三道地。”

“叫你查个案子你都把心思花到狗肚子里去了?”沈慕川劈头盖脸地臭骂:“老子入狱两个月,你他.妈倒是给我一点进展!”

听见他们斗嘴,秦雨阳在太阳底下打了个哈欠,涌起了一股想晒肚皮的冲动。

狱警:“这是你的囚服,上面有你的编号。”

隔壁教室的同学们一片静寂,他们不用讲课了,好好听隔壁的新生闹腾。

这次把苏冉秋留在副驾驶,也是为了警告自己,不能作死。

黄毛嘿嘿笑了两声,没说什么。

“你今晚有点猴急……”苏冉秋埋着半边脸:“怎么了,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可爱?”

他找到手机,接起来说:“喂?”

“我不珍惜这段婚姻?”沈慕川气愣了笑了:“我告诉您,最没有资格说我的人就是他。”

秦雨阳立刻愣住了,这双眼……

从车头取了纸巾,帮他擦干净眼泪,叫他:“笑一个,别愁眉苦脸地进去。”

其实可以想象得到,只是不敢深想。

他听在心里怎么有种荒谬的感觉……

主要是完美无瑕的颜和气质,看愣了所有人:“……”才相信现实中真的有这么完美的人。

“好。”沈慕川一阵风似的带着老井离开。

老井:“唉,川哥……”他把秦雨阳的话小心翼翼地转述一次,以示自己清白:“那个,小秦先生说得对,不如我们拿到目击证人的证词再说?”

附近,两个监听监视的侦探, 把这场让人出乎意料的家庭纠纷看在眼里。

大家都替苏冉秋捏了一把冷汗,因为他是老师的熟面孔,直接逃了太显眼了。

“小秋哥是零零后呗。”黄毛笑得合不拢嘴,开口跟苏冉秋搭话。

沈慕川握着拳头心想,既然怕我不原谅你,那你为什么还要出这种事?老子一副看起来很好糟蹋的样子吗?

“嗯,想跟你学点经验,怎么。你不介意吧?”秦雨阳虽然认识众多老板,可是终究自己没做过生意,不敢说自己一定行。

绑匪操着一口口音浓重的普通话说:“先把人藏起来!”

“不……”金洛怎么能忍受被告上法庭,但是巨大的赔偿金额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如果真的赔偿出来,父母会杀了他。

沈慕川正在兴头上,扒紧秦雨阳:“别管他!”

今天周六,放假。

秦雨阳臊得不行,抓脸挠腮说:“好吧,不给就算了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

“行。”

其实他根本不用躲,苏冉秋再生气也只是折腾自己,不会对别人怎么样。

连续喂了四五片之后,景煊不干了,这可是自己的晚饭。

算了。

结果现在看到的元素精纯度,和自己的程度几乎不相上下。

“没关系。”克雷格教授满脸慈爱:“老师很高兴和你们一起共进晚餐。”然后说:“时间不早了,你们快回寝室吧。”

秦雨阳只能踩油门加速,断了沈慕川的粮。

“老规矩。”江逐浪说:“过了桥就返程,谁先回来算谁赢。”

而且,谁他.妈想上他了,只是一种平衡交际的手段而已。

辞职那天晚上,找他哥出去喝了一顿酒,周围谁都没有,就他们两个人,说了一通掏心窝的话。

责编: